广州走私辩护律师
卿律师咨询:13922331600
广州走私律师

联系律师

    卿爱国主任
     

    咨询手机:13922331600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机构:广东中泽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76号富力盈隆广场8楼。

走私的废物中另有普通货物该如何辩护?

时间:2018-11-08 22:08:42

  作者:晏山嵘律师

  单位: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

  摘自:《走私犯罪判例释解与辩点分析》(已上市,热销中)(篇幅所限,略有删减),中国法制出版社2018年版。

  【案件名称】

  黄某某等走私废物等(旧电脑等)案。

  【裁判要点】

  法院认为构成想象竞合犯,应从一重处断。

  【案情简介】

  2006年12月29日,冯某卿收到从香港发来的真实货物资料传真后,受孙某(另案处理)指使,黄某某要求冯某卿分别以“乙烯聚合物的废碎料及下脚料”和“丙烯聚合物的废碎料及下脚料”等虚假品名,制作虚假的报关数据。苏某标利用以上数据制作、打印了报关单据、发票等。2007年1月4日,冯某卿、苏某标(均已判刑)等人利用以上资料报关时,被海关查获。经检查,发现申报进口的12个货柜里夹藏有废电池、旧电脑硬盘、旧CD光盘驱动器、刻录机和塑料胶粒等物品。经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鉴定,上述物品中有旧旧微型计算机主机等危险废物;其余物品均为普通货物。经海关关税部门核算,走私进口的普通货物偷逃税款为人民币64,218.46元。

  【评析与辩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应按想象竞合犯从一重处断。

  在走私普通货物罪与走私废物罪两相比较之后,如果按照走私普通货物罪更重则应认定为走私普通货物罪,如果按照走私废物罪更重则应认定为走私废物罪。本案即是如此,其主要理由是:基于一个主观故意,而且只有一个走私行为,因此,只能认定为一个犯罪;

  第二种观点认为,应数罪并罚。

  如姚某塔走私葡萄酒及废塑料等货物案。在该案中,姚某塔在对走私对象均有明确认识的情形下走私了属国家禁止进口的危险性固体废物233.445吨、属国家禁止进口非危险性固体废物107.483吨、属国家限制进口的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298.092吨,并以夹藏方式走私了普通货物(偷逃应缴税额人民币321.281401万元),该案法院认定姚某塔构成走私废物罪、走私普通货物罪;

  第三种观点认为,应对概括故意与一般特定故意作精细化区分后再作妥当处理。

  该观点认为,如果行为人仅仅是对走私何种品名或属性的废物持模糊认识,这还不能称之为“概括故意”,同时,对于走私其他类别的货物如果没有概括故意,就不能同时认定为其他犯罪,如陆某等走私废旧电脑等货物案。在该案中,法院认为,应当根据相关合同约定、夹藏物品的归属主体及所占体积、行为人所收报酬等情况综合认定行为人对夹藏普通货物是否具有走私的故意,并由此认定陆某仅明知走私废旧电子产品,而不明知废旧电子产品中夹藏有普通货物。因此,该案法院认定陆某构成走私废物罪。

  接下来我们对上述三种观点逐一评析,我们认为,第一种观点值得商榷。如果行为人对案件中的几类走私对象均持特定故意或概括故意的话,一般应当数罪并罚处理。此外,从行为竞合的原理出发,该案属于多个刑法意义上的行为竞合成一个自然行为的情形。首先,根据犯罪构成的罪数标准,行为竞合可以充足多个犯罪构成,侵犯多个法益;其次,只有以数罪来评价行为竞合,才能够贯彻全面评价原则。因此,从特定故意或概括故意及行为竞合两个角度出发,是可以得出该案应数罪并罚的结论。此外,两高在《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0号)第22条规定中使用“藏匿”一词并不意味着可以“客观归罪”,我们仍应从主观故意的方面来重点考察行为人,如其确实缺乏特定故意或概括故意,失去了这个前提,“藏匿”也就无从谈起,当然作出这个“藏匿”动作可能还另有其人,但不应当把其他人实施的“藏匿”用在未实施该动作或不明知的人身上;

  我们认为,第二、三两种观点较为妥当。不过还需注意的是,类似第二种情形下也可能成立限定的概括故意,如果结果突破了其主观限定的范围,也属于没有故意的情形;而第三种情形下也可能发生没有突破其特定故意范围的场合,如最终被认定的普通货物虽然不属于走私废物罪的对象范畴,但仍属其他废物,此情形就仍应数罪并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