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logo

梁栩境律师:158-7659-1497

首席律师

广州走私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梁栩境律师

    咨询电话:15876591497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办公地址:广州市越秀区天河路45号恒健大厦23层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地铁站:动物园站C出口直走400米左右,东风东路小学天伦校区旁)

办案常识:如何区分走私案件中“国内贸易”与“国外贸易”

时间:2018-11-08 21:51:53

  在国际贸易中,有一类货物国内正常交易是合法的,国家只是禁止或限制其出口,例如原木木炭(绝对禁止出口)、制冷剂、稀有金属(限制出口)等。只有当该货物用于非法出口时,才构成走私;反之,如若货物不是用于出口,而只是国内交易,通常不构成犯罪。而当行为人并不直接参与到出口申报、通关环节时,货物贸易性质也就容易成为争议焦点。本案即是典型一例。

  【案情简介】

  2015年11月,印度商人SID通过网络平台联系浙江某制冷公司洽谈采购制冷剂事宜,该公司外贸部经理严某桃将具体业务分配给任外贸部业务员的吴某。期间,SID又请求被告人滕某建协助以网格线的名义伪装出口制冷剂。吴某在与SID、滕某建具体商谈过程中,获悉SID没有出口制冷剂所需的相关许可证,欲以网格线名义伪报出口,遂将上述情况告知邱某明和严某桃,邱某明决定向SID销售制冷剂。吴某又与滕某建商谈并确定出口货物的外包装采用制冷剂的规格、网格线的字样。

  之后,严某桃负责联系制冷剂及其外包装的生产、采购,滕某建按照同样的外包装采购少量网格线用于伪装出口。同年12月,在严某桃、吴某具体操作下,浙江某制冷公司将SID采购的制冷剂发送至滕某建所在的杭州临安万隆线缆有限公司,由滕某建负责安排货物装箱,其中少量网格线被放置于集装箱靠门一侧,以掩盖制冷剂。SID则以网格线名义通过印度货代公司委托宁波某公司负责办理订舱、拖车、报关等具体事宜,从宁波口岸出口制冷剂2票共38吨,其中第2票约25吨出通关过程中被北仑海关当场查获。

  法院审理认为,浙江某制冷公司及其滕某建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未经许可共同走私出口国家限制进出口的制冷剂,邱某明系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严某桃、吴某系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

  【争议焦点】

  浙江某制冷公司及其负责人邱某明辩解,其没有参与出口运输、申报环节,而只是在国内将货物卖给SID,并应SID的要求将货物送到杭州临安,至于后续货物如何处置或者是否出口都是SID自行安排联系,与其公司无关。因此,双方是国内贸易,其公司没有逃避海关监管,不具有走私故意。

  【评析意见】

  在禁限类物品走私中,按照禁限类物品的性质,走私对象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违禁品走私,不论进出口还是国内交易,都是非法的,比如毒品、假币、珍贵动物制品等。另一类国内正常交易是合法的,但禁止或限制出口,例如原木木炭(绝对禁止出口)、制冷剂(限制出口)等。针对前一类货物,是国内贸易还是国际贸易,一般不影响犯罪的认定,只是认定为走私还是国内非法买卖(如走私毒品还是贩卖毒品),因此贸易性质很少成为争议焦点。针对后一类货物,是国内贸易还是国际贸易,不仅影响走私行为能否成立,而且影响到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即如果只是国内贸易,不但不成立走私罪,而且不构成犯罪;如果相关当事人主观上也不知道是国际贸易(用于出口),也不构成犯罪。因而在实践中,辩方也通常以涉案货物属于国内贸易或者不知道用于国际贸易(出口)作为抗辩理由。本案即是典型的一例,如若确实只是国内贸易,涉案公司就不构成犯罪。

  主客观相一致是我国刑法的基本原则,在判断某一经营行为是国内贸易还是国际贸易时,同样需要从主观与客观两方面进行分析。具体到本案,从表面看邱某明及其公司没有直接参与到出口申报、运输环节,其公司在销售给SID货物之后,都是SID自行委托滕某建伪装装箱、自行通过印度公司委托中国代理公司申报出口。然而,并不能因此简单否定双方本质上属于国际贸易。首先,从主观上看,浙江某制冷公司系生产制冷设备的专业企业,邱某明等人均知道制冷剂进出境需要办理许可证,也知道印度客商并无相应的进口许可证,只是为了规避直接参与申报出口环节的风险,在印度商人提出自行负责出口后同意向其销售制冷剂。因此邱某明及其公司主观上明知货物是用于出口。从客观上看,浙江某制冷公司以其关联的离岸公司与印度客商签订买卖协议,按照与外商商定的办法不在包装材料上标注制冷剂品名、而伪装成网格线,显然是协助货物出口的一部分行为,而且这种伪装行为进一步佐证其有逃避监管的主观故意;此外,在两次销售货物中,该公司也均通过上述离岸公司从SID处收取一部分货款,这也构成国际贸易的一个重要环节。

  综上,浙江某制冷公司主观上明知涉案货物用于出口,客观上在销售给印度商人的过程中为货物出口提供了便利,双方的交易行为显然属于国际货物贸易。该公司让外商自行找货代公司迂回运输、外商自行委托报关公司申报通关等伪装成国内贸易性质的情节,无非是为了降低走私风险、逃避打击的一种走私手段而已。浙江某制冷公司不负责申报出口并不影响其行为性质的认定。

  本案的一个重要启示还在于,并非只有纯正的外贸企业才有走私的风险,也并非不直接参与出口环节的经营行为就没有走私的风险。如果说企业经营中处处有法律风险,那么对于可能涉及货物进出口的企业而言,其法律风险自然更大。这些法律风险中,有一些可以通过改变交易模式、改变经营方式得以合理规避;但有一些法律风险则是再怎么迂回曲折都难以避免,反而越是迂回越有可能显示出其伪装的成分,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对明显违规违法的行为当机立断、敬而远之,否则本案涉案企业就是一个沉痛的教训。